2015年是互联网家装的元年,涌现了很多所谓的“互联网家装”公司,但实际上就是把线下的获客模式线上化,并没有从真正意义上去解决传统家装行业痛点。此后,行业经历了“野蛮生长”期,2017年市场规模已经超过2400亿,但渗透率水平依旧偏低,2018年迎来了一轮“洗牌”。

从家装供给侧结构来看,互联网只能解决局部问题。虽然这种方式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达到提升家装行业运行效率的目的,但是,真正决定用户体验的并不是交易环节,交易之后的家装过程,才是真正考验互联网家装的关键。

在试图解决这个关键问题的过程中,我们能够发现家装行业存在的许多问题:

第一,工程延期问题;

第二,装修过程不透明;

第三,企业品牌和口碑不佳。

多重因素推动消费端对效率、体验的追求不断提高,与家装行业服务端传统低效的矛盾并没有因为互联网家装而得到改善。采取什么商业模式或技术去改善行业、解决行业匹配低效的痛点,属于产业互联网范畴的问题。

可以说,互联网技术本身缺少与行业深度融合的本质,决定了它无法真正改变家装行业本身,因 此,互联网家装必须进行再度进化。如何在产业互联网发展的大势之下,实现消费互联网和产业互联网的融合,也成为了企业发展面临的重要课题。

家装产业互联网的想象空间在哪里?

艾媒咨询数据显示,2019年互联网家装市场规模约为3861.7亿元,预计2020年中国互联网家装行业市场规模为4050.7亿。此外,根据由土巴兔大数据研究院联合易观共同出具的《中国互联网装修行业指数洞察2020》,2019年中国互联网装修渗透率达16.9%,预计2020年将直逼20%。

数字化时代的来临,为家装行业的“新进化”提供了可能性。通过对家装行业进行数字化的改造和升级,为重塑家装行业奠定了基础。从某种意义上来讲,家装数字化将开启后互联网家装的全新时代。

随着精装房时代来临,装配式、智能家居等新内装被纳入开发商产品体系,零售市场直接被上游拿走,再做建材或者工程撮合的意义显然是不大的。存量房、旧房改造市场则相对还有一段时间。信息更加垂直化,服务更加垂直化,包括旧家具处理、家具租赁、细分客户市场、新品类品牌、家装后市场服务等方面,包括线上线下融合的一些做法,存在互联网化带动效率提高的市场空间。

作为平台方,我们深切感触到,在这段时期很多中小企业对在线化的认知有了显著提高,拥抱在线化的决心也前所未有的强烈。平台方也会有一些变化。我相信最近绝大多数的平台,会更加专注于打磨自己的数字化基础设施。过去很多不够完善的线化产品,这段时间都在加紧打磨升级,快速推出市场,从而支撑平台上的企业更好地满足消费者需求。

未来家装行业三点预判:

1、下沉市场:对下沉市场的深耕与开拓,无疑已成为互联网企业追逐的目标。随着一二线城市发展空间趋于饱和,三线及以下城市的互联网装修消费能力正不断提升,成为新的增量空间。

2、数字化转型:过去很多人认为拥抱数字化是一个增量,或是锦上添花,但是通过这次疫情,大家可能已经意识到拥抱数字化已经是一件不得不做的事。随着装修公司、材料商都开始使用数字化工具,比如说云设计、数字化的财务管理系统和客户服务系统,这些东西的使用会形成大量的数据,而这些产业互联网所积累的数据,如果把它反馈到消费互联网侧,也会更加有利于消费者去做判断和决策。

过去相对传统的产业,数字化很难以渗透的,通过这次疫情后会有一次巨大的转变。有了数字化的意识,类似家居家装这样的传统产业,都将会出现消费互联网与产业互联网的深度融合,形成一个更加能够以用户价值为依托的生态平台。

3、未来,家装行业会朝着更加个性化的方向发展。小而美的企业会越来越多,它们追求的并不一定是规模多大,而是消费者更满意。这时候,就更加需要平台的赋能,而在新一轮的新基建建设中,会诞生出很多各行各业的产业数字化基础设施。那些能把消费互联网和产业互联网打通的融合生态平台,将会更加有机会、有竞争力。

家装行业要充分利用“三商融合”打造有价值的平台

2020年,微商、电商和店商三分天下局势已经慢慢消失,目前较多的是电商和店的融合,创彩科技认为,在未来十年内,三商融合将更好的服务于B端和C端,企业做好B端的培训成长,B端做好消费者的体验,将B端和C端的大数据通过自建的“三商融合系统”进行有效管理和运营,这样不仅高效的管理B端和C端,而更能有效的增值自建的三商融合平台的流量价值。